福山雅治 x 佐藤健  大河特別對談

  

RYOMA & IZOU ALIVE!

龍馬和以藏的歷史性對談完全收錄

  

在大河劇「龍馬傳」中,因分別飾演坂本龍馬及岡田以藏而首次共演的福山雅治和佐藤健。也是事務所的前後輩的兩人將暢談蔚為話題的「龍馬傳」。

 

 

  對佐藤來說的福山是「不只是前輩,以一位artist來說,不自覺地自己也會變得像歌迷一樣」般的特別存在。因為與這樣的福山對談感到很緊張的佐藤,福山則是以大哥的樣子來對待。對以藏來說龍馬是從小的玩伴、又是尊敬的人,從兩人身上也看得到在戲劇裡一樣的關係。


──以福山來看,佐藤是怎樣的人?

福山:健非常率直喔,有著隨時準備好吸收各種東西的姿態、沒有惡意,這非常的棒。實際地體驗許多事情變成自己的東西的話是很好,但本性是在做這個工作之前就已經成形的東西不是嗎?因為從以前就保持著這個樣子,所以也讓我很放心。


──覺得作為前輩的福山?

佐藤:即使在外面遇見、也會很直爽地跟我聊天,讓我覺得很開心、而且很安心。在拍攝現場也是值得信賴的前輩喔。


──有什麼在拍攝時具體的例子嗎?

佐藤:我不管是大河劇還是時代劇來說都是第一次,開鏡的時候非常緊張,而且第一場戲就是跟福山さん兩人的戲。雖然在角色上來說是從小的玩伴,但福山さん還是大前輩啊。總之很緊張、無法消除距離感,然後福山さん就對我說:「有距離的話就不自然了,快靠過來啊。」

福山:說是緊張,健一開始是面對我太拘謹了。緊張我也是,是不要緊、但難得一起拍戲,放開一切去做比較好。我看了「ROOKIES」後覺得健是擁有熱情、能積極表現演技的類型喔。故事一開始的以藏也是這樣的個性,更有活力地表現會更像以藏,別這麼拘謹比較好。因為第一場兩人一起拍的戲不是我對以藏表現積極性,所以才對健說了:「過來啊。」

佐藤:對我來說,因為這一句話讓我的心情變得非常輕鬆。

 

不必介意的地方,健也會非常介意。


──今後消除與福山的距離感是課題啊。

佐藤:雖然也直接叫「龍馬」過,但年齡的差距也是會拘謹的原因之一,還是會意識到。

福山:那為了消除你介意的年齡差距,接下來去喝酒的時候,我們各付各的吧?被請客的話後輩感又會增加。

佐藤:哇哈哈哈哈。(笑)是沒錯……啦……


──常去喝酒嗎?

福山:「龍馬傳」拍完後大家一起去了卡拉OK,那時候健唱了我的歌,唱得很不錯喔。


──去年12月在日本武道館舉辦的Act Against AIDS的活動上,佐藤也唱了福山的「旅人」喔。

福山:啊、我在新聞看到了。

佐藤:福山さん苦思所寫的歌讓什麼都沒付出、沒做的我唱,實在覺得非常畏怯。

福山:就像現在說的這件事一樣,「那種事不用介意」的地方健也會非常介意啊,不需要喔。


──相反的反而希望介意的地方?

福山:好像跟(大森)南朋的感情比我還要好啊。(笑)健的BLOG上還放了兩人的合照喔,為什麼沒有寫和我的花絮呢?我一直在看喔。感覺好嫉妒南朋啊。(笑)

佐藤:(慌張)因為覺得寫了會很失禮所以沒寫,我下次寫!

 

福山的龍馬散發出不一樣的氛圍。


──回到「龍馬傳」,佐藤所演的岡田以藏,福山是怎麼看的呢?

福山:以這次的「龍馬傳」現場來說,導演不是一個一個決定大家詮釋方法的人,所以我想在詮釋之前,健怎麼補捉岡田以藏這個人更重要。雖然我想健會以自己的方法挖掘岡田以藏這個人,但在現場要怎麼表現出自己心中的岡田以藏,是健被賦予的題目。這個對我演龍馬來說也是一樣的,對幕末這個時代的理解力和觀察力,在那之中邊找出與現代相通的地方,邊思考邊樂在其中,能這樣的話就好了。


──佐藤面對福山的龍馬又是怎麼樣呢?

佐藤:我覺得真正的龍馬是個氛圍與其他人不一樣的人,以這點來說,也能感受到福山さん的龍馬也散發著不同的氛圍哪。

 

對以藏來說,龍馬是希望之光。


──對各自飾演的龍馬和以藏,今後有什麼樣的期待嗎?

佐藤:以藏會一直不斷陷入困境,精神上也是備受折磨的狀態,那時候對以藏來說,希望龍馬像是可仰賴的希望之光般的存在。如果有這樣的戲的話,心會獲得救贖哪。

福山:以觀眾的角度來說,以藏是在純粹的溫柔之上犯下過錯的人。這樣人性的二律背馳以及果報的沉重度,由弱冠20歲的健來表現,我也非常期待。想因為以藏而哭啊!

 

 

 

本來看到內容好多不想翻了……但越看下去越覺得感動,完全感受到了福山さん愛護後輩的心啊QQ

所以還是硬著頭皮把它翻下去,但……福山さん真不愧是福山さん,大叔就是不一樣oionth_014_.gif

福山さん你的話好深奧啊─────onionth_006_.gif

看了一些介紹,以藏並不是個簡單就能詮釋的角色,希望TAKERU也能藉這部戲而有所成長啊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na 的頭像
Lina

Follow your dream.

L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